《至尊仙帝》第十一章 怒髮衝冠

Advertisement

深夜,楚靈在繁茂的妖森林找了整整一大圈兒,都冇有看到葉辰的蹤影。

“彆讓我抓住你。”楚靈恨恨的說著,腦海中再次浮現出不久前的香豔場景,臉頰上再現紅,一向以玉著稱的,怎會想到自己也會的那般.

“啊…!死了。”跺了跺腳,的楚靈,已經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發燙臉頰。

“靈兒?”後,有聲音傳來,楚萱因為不放心楚靈,所以一直暗中跟著,走到近前,才發現楚靈滿臉紅霞,不由得有些詫異,“你,這是怎麼了。”

“冇..冇什麼。”楚靈支支吾吾的,臉頰更加發燙,難道能告訴姐姐妹妹跟人上床了?而且那人還是一個凝氣一重天的小修士?這話想得出,是絕對說不出的。

“那你到底在找什麼。”疑的看了一眼楚靈,楚萱還不忘環視了一下四周,“難不,你有寶貝落在這裡了?”

“哪..哪有寶貝,我隻是四轉轉。”

“你在撒謊哦!”

“哎呀!走了走了,回去了,掌教師兄還在等我們。”心裡心虛,楚靈慌忙推搡著楚萱,隻是在離開之時,還不忘轉看了一眼山那個方向。

兩人並排而立,空而行,很快消失不見。

Advertisement

夜漆黑,妖森林陷了寧靜。

不知何時,這片森林一個不知名的角落,一頭龐大的妖了一下。

而後,一隻淋淋的手掌了出來。

這是一個嚇人的場景,被妖吞掉的人,還能活著爬出來?

仔細一看,那妖下腹,有一道大口子,一個人,從裡麵爬了出來。

這人,不用說就是葉辰了。

好嘛!為了躲避楚靈的追尋,這廝竟然躲到妖肚子裡,這要是讓楚靈知道,不曉得會不會讚他一聲人才。

呼!

一口氣吐出了出來,葉辰狠狠的拍著膛,“差點兒就丟了命。”

但想起不久前的香豔場景,葉辰還是乾咳一聲鼻尖,他腥氣雖濃,卻依舊掩飾不住楚靈留在他上的芳香,那香氣,讓人迷醉。

“我還救了一命呢?”葉辰乾咳了一聲,還為自己找了一個很正當的理由。

但想到那事,還是難免有些心虛,那畢竟是一個空冥境,還那麼,就算是被的,人家也丟了貞潔不是,換做是誰,一時間都難以接的。

再遇見這事兒,可不能啥都往上衝了。

簡單的休息了一會兒,葉辰看了看天,一夜的折騰,天已經接近黎明瞭。

生怕那楚靈再殺回來尋找,所以冇有毫停留,翻跳了起來,葉辰快速的竄進了山林,臨走前,還不忘拖走了旁那妖,這可是大補的東西。

Advertisement

此刻,恒嶽宗山腳的小靈園,滿是慟哭之聲。

“哭,再給老子哭。”兇神惡煞的聲音響起,張濤從懷裡掏出一塊黑布,了一團,塞進了虎娃的裡,完事兒還不忘對著虎娃踹了一腳,罵道,“哭,怎麼不哭了。”

虎娃也真夠淒慘的,從昨日張濤帶著人來,他已經被整整吊了一天了,渾上下滿是腳印。

“張濤,你有事衝我來。”蒼老的聲音有氣無力,同樣被吊著的張年就淒慘多了。

他渾上下滿是皮鞭留下的痕,蒼老的麵龐之上,儘是紅腫的掌印,年過古稀的他,渾濁的老眼,就連暗淡的目都冇有多了。

“衝你來?好啊!”張濤冷笑一聲,又從腰間出了皮鞭,氣勢洶洶而來,皮鞭淩空甩起。

啪!啪!

皮鞭每次落下,張上都會多出一條痕。

“讓你不給我天靈咒,讓你不給我天靈咒。”隨著皮鞭每次落下,張濤都會猙獰的咆哮一聲,就像一個瘋子一般,恨不得把張年的皮都下來。

唔唔!唔唔!

眼見著張年被打,被堵著的虎娃,唔唔直,眼眶中浸滿了淚花。

呱!呱!

就連那隻腳小鷹的靈也呱呱直,它也被吊了起來,是被鐵鉤勾穿了翅膀,鮮淋淋。

Advertisement

小靈園中,除了張濤,還有兩個恒嶽弟子,修為雖然也是凝氣二重,但氣息也冇有張濤雄渾,看架勢也是剛進階不久。

眼見著張濤下了死手,兩個恒嶽弟子紛紛上前勸阻,“師兄,注意分寸哪!彆真給打死了,不然上麵怪罪下來,我們可是吃罪不起的。”

“一個廢,誰會在乎。”吐了一口唾沫,張濤恨恨瞪了一眼張年,但終究還是停手了。

但雖然是停手了,但張濤心中依舊有氣鬱結,張年是不能再打了,他惡毒的目看向了那吊著的小鷹巨鳥,喝道,“你們把它當做親人,老子今天要當著你們的麵把它煮了,你們倆,把這死鳥給我劈了。”

好嘞!

那兩名恒嶽弟子當即挽起了袖,已經取出了泛著幽的短刀,直奔那巨鳥而去,“折騰了一夜,真有點了。”

“你……。”張年逐漸暗淡下去的目,猛地閃過了寒芒,隻是一句話每說出,就一口鮮吐了出來。

唔唔!唔唔!

虎娃劇烈的掙紮著,臉上佈滿了淚花。

那小鷹雖是低階靈,但他們朝夕相伴,早已把它視作親人,如今要親眼看著親人被殺,他們的心,如被刀剜一般。

然,就在那兩名恒嶽弟子要手之時,小靈園的門被推開了,渾呼啦的葉辰走了進來。

Advertisement

“前輩,我回…..。”一句話未說完,葉辰的話語都哽住了,怔怔的看著園中一切。

這是一幅淋淋的畫麵,張淋淋的被吊著,虎娃也滿傷痕,也被吊著,就連那低階靈小鷹,都被鐵鉤鉤穿了翅膀。

“喲喲!你還真敢回來。”見是葉辰,張濤猛地跳了起來,滿眼飲恨,猙獰的笑了。

“張濤。”冰冷徹骨的聲音從葉辰口中吐出,漆黑的瞳孔,瞬間變得紅,他大步而來,滔天的殺意已經無法遏製,神甚至比張濤更猙獰。

“今天,誰也救不了你。”

    人正在閲讀<至尊仙帝>
      關閉消息
      Advertisement
       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,都可訪問<歡享小說>
        首登送5800,日簽580書幣
       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!訂閱推送一鍵閱讀!海量書庫精準推薦!
        2 然後輕點【添加到主屏幕】
        1請點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