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至尊仙帝》第二十章 有錢掙

Advertisement

“進階。”隨著葉辰一聲低吼,他凝氣一重的修為,一躍衝上凝氣二重。

他的,也發生了重大的變化,首先是丹海拓寬了很多,真氣變得更多更粹,而後是經脈和骨骼,變得更為堅韌,而且已經沾染了一縷縷金

除了這些,葉辰還發現自己拳頭上蘊含的充沛力量,他自信此時一拳下去,足以打死一頭憨牛。

呼!

隨著一口渾濁之氣吐出,葉辰也緩緩睜開了雙眼。

哢吧!

哢吧!

很是舒爽的扭了一下有些僵傳出了骨骼撞的哢吧聲響,倍愜意。

“不錯。”葉辰忍不住好。

自然,最讓他興的並非是這些,而是他所煉製的玉靈所蘊含的靈力,並非宗門發放的玉靈可以比擬的。

“真火和地火所煉製的玉靈,果然不是一個級彆的。”

一時間,葉辰想到了發財路。

有真火,有玉靈的煉製方法,假以時日,煉製玉靈的速度和質量必定飛速提升,不僅可以填補大容量的丹海、用來突破修為,更加可以拿去換更有用的東西。

生生下了心中的興,葉辰乾勁兒十足。

心念一,他再次召喚了真火,凝聚了鼎爐形狀,一株株藥草再次投放進去。

因為有功的先例,所以他對火焰的控製變得越發的嫻,而玉靈的靈力,也隨之變得格外粹。

時至夜幕降臨,他才停止了煉製。

並非他願意停下,而是煉製玉靈所需的藥草用完了,更準確的說,是因為冇有了雪玉蘭花。

Advertisement

“煉製玉靈所需的靈草,其他的在後山不難找到,隻是這雪玉蘭花…..。”

葉辰想到了問題所在,昨日他在後山逛遊了很久,其他靈草倒是采集了不,但雪玉蘭花在後山很難尋到,他也隻采集了九株而已。

“要想辦法多搞點雪玉蘭花。”葉辰,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萬寶閣。

“萬寶閣珍藏富,想來搞點雪玉蘭花應該不難,隻是這靈石……。”葉辰小聲嘀咕著,還不忘往自己儲袋裡瞅了瞅,不由得乾咳了一聲。

之前在萬寶閣,為了買那個紫金葫蘆,他花掉了所有的積蓄,雖然很想多搞點雪玉蘭花,但奈何囊中,讓他不由得抓耳撓腮。

“去哪搞點錢哪!”撓了撓頭,葉辰有些糾結,才發現冇有靈石真是萬事難辦哪!

“葉辰,明日風雲臺決戰。”正在葉辰思索之時,這樣一道聲音傳上了小山頭。

聞言,葉辰眼睛一亮。

“這下,有錢賺了。”雙手,葉辰不由得仰了蒼勁磅礴的天山峰。

因為,從聲音他能聽出,下挑戰書的正是天峰的衛

也對,他拒絕了天峰的邀請,也是在變相的打了天峰的臉。

那天峰首座鐘老道雖然不比葛洪那般睚眥必報,但他葉辰畢竟讓天峰折了麵子,不教訓一下葉辰,天峰必定威嚴掃地。

不過此時葉辰可不在乎那麼多,他眼裡現在隻有錢。

有錢賺,他不介意再上風雲臺。

一夜無話,轉眼黎明。

天還未大亮,外門的弟子大多都已經跑出來了。

Advertisement

昨夜,天峰衛的挑戰都聽到了,挑戰的對象正是葉辰,喜歡看熱鬨的弟子,早已聚集在了風雲臺下。

“我說,這次你猜葉辰能贏不。”

決鬥的雙方還未到,臺下已經開始議論紛紛了。

“我看懸,衛乃是凝氣七重巔峰,比趙龍可是整整高出一個小境界,雖然隻是一個小境界,但這實力可就差的大了去了。”

“我怎麼覺葉辰會贏呢?”

“非也,你難道忘了衛的手段了?”

“寒冰真氣。”說道衛的手段,在場弟子都不由得打了一個寒

“看,衛來了。”

不知是誰說了一聲,所有人的目都看向了一個方向。

那裡,人群已經很默契的讓開了一條路,穿白道袍的衛風度翩翩而來,他的威似乎不低,以至於一路都是聽著阿諛奉承過來的。

好似很四周敬畏的目,這樣的目,讓他不由得飄飄然。

雖然如此,但他還是擺出一副淡泊名利的虛假姿態,徑直的走上了風雲臺,而後雙手倒背在後,儼然而立,睥睨著四方。

“葉辰也來了。”

很快,觀戰的弟子再次起了

熙熙攘攘的人影,再次默契的讓開了一條路。

葉辰大步來,步履穩健有力,還扛著他那二百多斤重的天闕重劍。

咕咚!

看到那天闕重劍,很多弟子都不由得暗自嚥了一口口水,猶記得幾日前,趙龍就是被這把劍砸的跪在了地上,這要是一般的弟子,被這一劍砸下來,說不定就變一坨了。

Advertisement

“各位師兄,早。”葉辰倒是個自來,一路都在擺著手,隻是他的熱冇有得到半點的迴應,讓他到頗為尷尬。

冇人搭理他,葉辰不由得乾咳了一聲,而後大步走上了風雲臺。

而此刻,佇立在風雲臺上的衛,也睜開了雙眼。

“葉辰,你好大的膽子,連我天峰的邀請都敢拒絕。”一上來,衛便大聲嗬斥,似是下馬威,又像是嗬責。

聞言,葉辰眉一挑,“衛師兄,你這話就不對了,門規又冇有規定我必須加你們天峰,加不加你天峰,是我的選擇,難不還犯法不。”

“好一張伶俐的。”衛冷笑,“那今日,我就讓你知道藐視我天峰的下場。”

說著,衛輕踏腳掌。

很快,以他腳掌為中心,一冰寒的白真氣急速的蔓延,白真氣所過之,風雲臺的表麵都以眼可見的速度結了寒冰。

“寒冰真氣。”看到這副場景,葉辰微微有些詫異。

“小子,你知道的還不嘛!”衛角勾起戲的笑容。

“還真是眼拙了。”葉辰不由得

在正宗,他也曾見過擁有這樣寒屬的真氣。

這種寒冰真氣有天生的,也有後天養的,後天養的,需遭極大的寒冰徹骨之痛,也並非所有的人都能扛過這徹骨冰冷的痛苦。

至於衛,葉辰微微有些詫異,他是屬於先天備寒冰真氣的人。

雖然都是寒冰真氣,但後天養的跟先天備的差距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,一般這樣的人,都會到宗門特彆培養,想來衛就是這類人。

Advertisement

說話間,那寒冰真氣已經蔓延到了葉辰腳下。

隻是,他並未後退,任由那寒冰真氣通過腳掌侵他的,而後冰凍他的,冰凍他的經脈。

他的這副舉,讓下方的弟子都驚了。

“葉辰這是找死嗎,寒冰真氣侵,這可不是鬨著玩的。”

“我看他八是被嚇傻了。”

他們其中,有太多弟子曾在衛手中吃癟。

那寒冰真氣不必普通的真氣,一旦侵,便很難抵,一般麵對擁有寒冰真氣的人,他們都會避而遠之,生怕那寒冰真氣侵

葉辰倒好,不躲不閃,竟然任由寒冰真氣冰凍他的

    人正在閲讀<至尊仙帝>
      關閉消息
      Advertisement
       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,都可訪問<歡享小說>
        首登送5800,日簽580書幣
       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!訂閱推送一鍵閱讀!海量書庫精準推薦!
        2 然後輕點【添加到主屏幕】
        1請點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