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武魂弒天》第14章 打臉!父親

Advertisement

第十四章 打臉!父親

氣息完全消失,易辰終於恢複了自由,他轉頭朝聲源看去,發現出手的居然是印巍。

“怎麼樣小家夥,沒傷到筋骨吧?”完全無視易書等人,印巍臉上帶著輕鬆笑容,走到易辰前,道。

“放心,暫時還死不了。”角的跡,易辰傷的地方,登時一劇痛傳來,疼得他齜牙咧。“怎麼樣,您老的實力完全恢複了嗎?”

“匆匆忙忙隻恢複了六,不過保你已經足夠。”印巍淡笑一聲,轉頭看向易書。

“你是誰,怎麼會在我西平馬場?”易書滿臉的駭然,對方沒有釋放出任何的氣勢,那卻給他一種十分沉重的覺。

“我是誰,你沒有資格知道。”印巍雖然麵非常平靜,但這句話卻充滿了傲然。

裝的老頭。這是易辰對他的全新評價,不過在看到易書吃癟,易辰居然有種很爽的覺。

“老混蛋,現在看你還怎麼狂。”大樹之下好乘涼,有個強大的老師就是不同。站在印巍後的易辰,角勾起一抹笑意。

“即便你的修為在我之上又如何,這是我易家的私事,難道你想要恃強淩弱,手我易家的事?”易書倒是沒有害怕,冷哼道。

“恃強淩弱,是又如何?”淡漠的笑了笑,隨即印巍軀一,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,下一秒出現在易書的後,揚起手拍向易書。

“彭。”印巍速度太快了,易書還沒有反應過來,便覺背後一疼,被一巨力震飛出去,栽倒在遠的地麵上。

一位能宰殺四級魔的強者,在印巍的麵前毫無還手之力,而且前者還一副輕鬆的模樣,這讓在場眾人目呆滯。

“這也太強了吧?”易辰瞪大雙眼,顯然被印巍這一手震住。雖然知道印巍很強,但像拍蒼蠅一樣拍飛易書,還是讓他到震驚。

Advertisement

那些護衛們也是目呆滯,眼神中閃現出不敢相信的神,平時高高在上的長老,居然也有這麼狼狽的時候。

“怎麼可能。”易書那張老臉漲得通紅,不知道是因為傷,還是因為怒,從地麵爬起之後,怒喝道:“你居然敢手,莫非是欺我易家沒人?”

“修為不強,狗仗人勢的功夫倒是不錯。”印巍再度消失在原地,出現在易書的前,手掐住他的脖子將他提了起來,道:“就是欺你,如何?”

囂張,絕頂的囂張,見到這一幕,易辰的眼神閃過異。這是個強者為尊的世界,弱智隻能任人踐踏,唯有強者才能有尊嚴的活著。眼前這就是最好的例子,這讓易辰對實力的

被印巍掐住脖子,易書臉豬肝,極力想要反抗,可前者的實力比他強太了,無論他如何努力都掙不了。

那些士兵們雖然想上前幫忙,可憐易書都不是對手,他們去也是白白送死,所以他們非常理智的選擇觀

“小家夥,殺還是不殺?”淡淡的笑了笑,印巍轉頭看向易辰,道。

被這麼一問,易辰眉頭一皺,待到舒緩之後,雙眸漸漸變得冷起來,拳頭握而起。

易捷是易書的孫子,前者肯定是後者的指示,才會陷害易辰。這是個強者為尊的世界,不需要憐憫和同

“老師,放了他吧。”一句令人意外的話,從易辰的裏吐出。

雖然與易書有仇,但易辰也要憑借自己的力量,他不想太過倚仗他人。而且現在還不是鏟除易書的時候,不然一定會引起家族其他幾位長老的不滿。

易家樹大招風,如果家族,一定會被虎視眈眈的外敵有機可乘,就是因為考慮到這點,易辰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。

Advertisement

來到馬場半年時間,易辰學會什麼忍。所有的屈辱,他會憑借自己的雙手,加倍奉還。

眼神中閃過欣,印巍暗暗點頭。龍淵大陸天資過人的天才不,但大多都在中途夭折。鋒芒畢有時也不是好事,易辰的決定讓他倍

“彭。”右手隨意一甩,被印巍鉗住脖子的易書,就那樣被丟了出去,砸在遠的地麵上。

“咳咳。”模樣看起來十分狼狽,易書捂住脖子咳嗽起來,用恨恨的目瞪向印巍,但卻不敢發作。

慢慢將目移到易辰上,易書眼眸充滿冷和驚疑。他非常的不解。易辰什麼時候拜了一位如此強的師父。

“老混蛋,總有一天,爺我會親自剁了你。”冷目傳來,易辰轉頭與易書對視著,暗暗在心中冷哼一聲。

“駕駕。”這時,幾道喝聲從遠傳來,瞬間吸引易辰他們的注意力,轉頭向那邊看去,隻見一輛由三頭魔所拉的車子向這邊疾馳而來。

拉車的三頭魔,都是一級魔糜柴,長得與鹿非常相似。一位老者持著一條長鞭,軀幹幾頭糜柴,車頂上著一易家的旗子。

“是易家的糜柴車,不知道是誰來了。”見到這般形,易辰眼神中閃過不解。

糜柴車隻有易家高層才能使用,一般易家的高層都不會來馬場,所以易辰他非常的好奇。就連易書也是一樣。

“籲籲。”那輛糜柴車在眾人的注視下快速靠近,當來到易辰他們前不遠時,駕車老者一拉韁繩,三頭糜柴同一時間停下。

“易總管,他怎麼會來這裏。”看清那位老者的模樣後,易辰暗暗驚疑。

雖然有半年時間未見,但易辰能夠肯定,那位老者就是易家的總管,個人實力不弱於易家的那些長老。

Advertisement

“易臨,你怎麼會來這裏?”易書也有著相同的疑問,他開口詢問道。

“剛才見到馬場發出急信號,家主放心不下,特派我與大爺一同前來查看。”

易臨斜眼看向易書,隨後將目移到易辰的上,當看見後者安然無恙後,明顯鬆了口氣。

“大爺?易臨叔,難道父親大人也來了?”聽到易臨的話,易辰他明顯一愣,反應過來趕詢問道。

“是的小爺。”易臨那張老臉皺在一起,出一個笑容,隨後掀開糜柴車的篷布,登時一位魁梧的中年人出現在眼皮底下。

與他魁梧的材不同,他的臉蒼白沒有半點,好像是過重傷未愈,他的發紫。

看見那位中年人,易辰眼神中閃過激,他正是易辰這一世的父親——易魁!自從來到這裏之後,便再也沒有和他見過麵。

易魁亦是看見易辰,沒有半點神采的雙眼,閃過一道慈

在易臨的攙扶下,易魁從糜柴車上下來,坐在一張木製椅上,並在易臨的推下行駛向易辰。

沒錯。曾經的元玄帝國第一戰將,如今就坐在椅上,隻能借助椅走

“咯嘎。”看著那張木製椅,易辰的拳頭在一瞬間握起來,眼神中閃現起濃濃的恨意,心被一暴戾之氣堵住。

他永遠不會忘記,半年前那件事,半年前易魁征戰回來時的形。那一次出征,易魁變現在這個樣子。

“辰兒,這半年來辛苦你了。”來到易辰的前,易魁那張蒼白的臉上浮現起喜意。

“父親大人,您怎麼回來這裏?”那些委屈對易辰來說並不算什麼,他暗暗深吸口氣,平複下心中的那暴戾之氣,道。

“當初讓你來到這個地方,也是形勢所,此次前來是帶你回易家。”易魁沉思了下,道。

Advertisement

“回家?”聽到這個原本非常遙遠的詞,易辰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。

“不行,易辰已經被驅逐出易家,早就在族譜上除名,現在他已經不是易家人,沒有資格呆在易家。”不遠的易書喝聲道。

如果是庸才倒也罷,可易辰偏偏表現出過人的修煉天賦。這可是個潛在威脅,所以易書一定要阻止。

“易辰小爺雖然離開易家,但流著的是易家的鮮,豈能由你們這些長老來決定去留。”易臨看不過去,哼道。

“長老有監督易家弟子的權利,易辰想要回易家,得經過我們的同意。”

“這個五長老不必掛心。家主已經和大長老們談過了,隻要易辰能夠在族會上取得前三績,就能返回易家。”易魁眼神中閃過怒意,強裝平靜道。

“族會?”聽到這個詞,易辰眼神中閃過異

易家是元玄帝國三大家族之一,擁有其他勢力可而不可及的底蘊。可一個家族要永遠繁榮昌盛下去,需要源源不斷的新鮮

而易家的族會兩年舉辦一次,隻要年滿十五歲就要參加,屆時易家的旁支員都會前來參加,十分的熱鬧。

這是易家挑選新鮮的,所以十分的隆重,隻要獲得前十的績,都能夠得到非常不錯的獎勵,所以參加的弟子都非常的踴躍。

而今年易辰已經十五歲,如果他還在易家的話,估計已經開始為族會做準備了。

“族會嗎?”兩道厲芒從易辰的眼眸間一閃而過,拳頭在這一瞬間握起來。

    人正在閲讀<武魂弒天>
      關閉消息
      Advertisement
  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  通過以下任何一個您已經安裝的APP,都可訪問<歡享小說>
        首登送5800,日簽580書幣
        及時更新最火小說!訂閱推送一鍵閱讀!海量書庫精準推薦!
        2 然後輕點【添加到主屏幕】
        1請點擊